懂懂笔记2020-11-27

很多年,很多年,以前。

那时,我还是个学生,在论坛写作,那时人气没有今天旺,但是相对而言,读者层次可以,毕竟在那个年代能混论坛的,多是有宽带的,要么是家里有宽带,要么是办公室有宽带,大部分都是公务员系列,少部分是社会小老板,很少有屌丝,屌丝偶尔去网吧上个网也是玩玩游戏聊聊QQ。

2000年左右的时候,大家怎么聊QQ?

约定周末上线。

聊那么一会。

平时,都不在线。

QQ怎么申请?

学校机房老师就卖,2块钱一个,那段时间腾讯可能盈利困难,曾经想过饮鸩止渴,就是不允许申请QQ了,若是想申请,必须花钱买QQ,叫QQ行,实行了一段时间,结果出来了一个新的聊天软件叫UC,一时间我们都去申请UC,导致QQ又放开申请了,那时的QQ普遍是7位、8位,后来才有了9位,现在是不是有10位了?没关注过。

那个时候,若是花15元就能买个五位或六位的,但是有个缺点,还没有密保这个概念,电脑上病毒横行,QQ总是丢来丢去,甚至机房老师卖的QQ可能就是盗的,那个年代很多商业模式在今天看来都是很奇葩的,例如杀毒软件是收费的,按月续费,玩游戏是需要点卡的,类似网吧计时收费。

若是那些五六位的QQ持有到现在?

能卖好几万。

我的那个五位的,前段时间卖了5万,我看现在又在出售,卖6万5了,现在还有玩QQ的?

不是!

而是可以拿这个来绑定微信,那么在推广自己时,只需要留个数字就可以了,很神奇,也很威风,短号QQ的第二春就是因为这个功能,你看微商大佬普遍使用5位短号,怎么搞的?一点都不复杂,就是买了个5位QQ而已,未来抖音号也会这么值钱,所以我启用了一个四位的抖音号:1573。

论坛的版主是地方王思聪,有钱,任性,论坛上那些娘们也让他摸了不少,也高调,从不避讳什么伦理道德,天天晚上吃烧烤,他比我大,又比咱有钱,所以咱每次见了他,都是鞍前马后,也就是现在礼仪少了,若是古代,可能还会下跪请安。

今天,国际上最火的人叫特朗普。

我们那时,最火的叫本拉登。

论坛上也有个叫拉登的人,拉登也是个有钱人,做工程的,开了一辆三菱吉普车,这都是他在帖子里写的,下面小弟也不少,其中有个铁杆追随者,文笔也不错,整天在他帖子下面跪舔,是农村信用社的,网名起的很浪,叫惊鸿一瞥。

我呢,属于吊儿郎当系列的。

天不怕,地不怕,但是仅限于屏幕后面,若是真走到现实生活中,咱就是个学生,很稚嫩,也害怕他们。

有天,惊鸿一瞥写了首散文诗,让我在下面给批判了一番,大体意思就是一个连高中都没读过的中专生,别显摆了。

年轻,我又擅长讽刺、打击、挖苦。

他反击我。

不仅仅反击我,还说要让他的拉登大哥找人打我。

不知道拉登是不是认真了,在我下面回复了一句:想找死就说声!

我很是害怕。

真害怕。

咱理解的是什么?

做工程的,就是黑社会。

那咱要抓紧向王思聪求救,我跟王思聪有什么关系?王思聪有个情人是开酒吧的,这个情人当时给店里装宽带用的我的学生证,学生证的好处就是半价,当时宽带费一年是1000多块钱,所以我先求助于酒吧老板,然后顺藤求助于王思聪,就是希望他能跟拉登说一声,别打我。

王思聪回了一句:他不敢!

也没说,会不会罩着我。

到了年底,报社搞了个论坛年度聚会,那时的论坛有多火呢?连市委书记都会参加,是以网友的名义参加,一个胖乎乎的大哥端着酒杯过来找我:你就是懂懂?

我说,是呢。

他说,我是拉登。

我说,大哥,在论坛上我不懂事,对不起。

他把我一揽:你看看,你说的啥话?都是兄弟们,闹着玩,就是图个哈哈一乐,我也喜欢看你写的,以后常联系。

然后互留了手机号码。

拉登是莱芜人,的确是做工程的,那些年吃喝风比今天厉害,你看工资翻了十倍吧?但是在我的记忆里,那时一顿饭吃个上千元很正常,现在反而不正常了,那时,遍地的大酒店,公款吃喝、各类招待、酒驾成风。

也没有人管酒驾,都自诩:我喝少了挂不上档。

拉登没读过书,那时大学城还跟个景区似的,很多社会人去参观,对于没读过大学的人而言,大学的确是很神圣的,从认识以后,拉登到学校找过我几次,还请我到旁边的水饺店吃饭。

真接触后,觉得这哥们挺讲究的,很豪爽。

缺点也有。

好色。

好色的解决方式呢?

找小姐。

一般不去店里找,而是找那种兼职,就是有正式工作的,喝了酒给人家打电话,问还记得他是谁不?就是上次带你去新玛特旁边ATM机取钱的那个,今天你有空不?

非带我去,让我先上去,他再去。

我不去,因为我是处男。

通过拉登,我也知道了很多秘密,例如论坛上有个男的,戴个眼镜,很是斯文,他是干家政的,在大学城租了个办公室,招募家教、家政,要求大学生提供相片和相关信息,其实这个中介不正规,一是用他们的信息办信用卡,那时信用卡不需要签名就可以办,只要有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,二是把长的还不错的中介出去了,拉登就找过,还跟我讲,有些学生反而更不干净,因为不懂的保护自己,搞的恶臭,就跟臭豆腐似的,一看就是有炎症,当时论坛里有个妇产医院的大姐,她当时搞无限极,非请我吃饭,她跟我讲过,说接诊了一个大学生,长满了菜花,理论上需要激光治疗,但是大学生没当回事,拿了点药膏回去自己抹去了。

她是吓唬我,意思是要洁身自好。

从读书,我就比同学对社会了解的多,因为我接触的社会人多,而且身份差别大,那时我说是大学生,跟今天我在县城说自己是博士差不多稀有,而且大家普遍比我年龄大,我才20岁,大家普遍把我当宝贝哄着,包括到后来,王思聪也很尊重我,经常到我们学校找我玩耍,那时他开着日产蓝鸟,70多万的车子。

有年,冬天。

拉登要回莱芜。

问我寒假要不要去他那边玩几天?

咱是学生,也没旅过游,对出去玩还是充满好奇的,第一时间就答应了,还请拉登吃了个光棍鸡,拉登总是叮嘱我,就如同大哥哥叮嘱小弟弟:你好好读书,一直读到博士,你没钱了,哥哥供你。

我就满口答应。

在这之前,我们俩就已经结拜成了兄弟,他是大哥,我是小弟,是真结拜的,喝了酒,在包厢里磕了头,这些年我可能把这些都当笑谈了,淡忘了,但是他还是比较重感情的,前几年他家里有公事,还通知了我。

那些年,山东流行结拜。

你可以随意问问,貌似每个山东男人都有几个结拜兄弟。

到了莱芜,又让我开眼界了。

莱芜什么比较有名?

喝花酒。

这么说吧,你能想象到女人最污、最骚的状态,都没有花酒污,看着很正规的饭店,你坐在那里吃饭,桌子底下趴着一圈小姑娘,全是初中生,什么吹气球、喝啤酒、抽烟、发射乒乓球,反正,咱是开眼界了。

多少钱?

陪酒是50元,带到后面宿舍是50元。

大体是这么一个价位。

自从拉登知道我是处男后,就只带我开眼界,不会拉我下水了,他们几个朋友折腾他们的,我只是看看热闹,开开眼界。

当时有句话,临沂不打假,莱芜不扫黄。

为什么说很多人的起家是有原罪的?就是多与这些基础产业有关,特别是二十年前,这个行业太泛滥了。

拉登也干这个?

是的。

他在莱芜有个团队,做什么?

声讯台。

一分钟两块钱,招募了一群农村小媳妇在那边陪人聊天,有话费提成,聊什么内容?

什么都可以。

应该说,在那些年,这是一个相当发达的灰色产业,包括联通、移动官方都在搞类似的交友平台,只是官方搞的呢,多是自由交友,例如系统给你们自动匹配上,类似微信上的摇一摇,一语音觉得彼此不错,来吧,宝贝。

但是呢,匹配有个问题。

狼多肉少。

女的,太少了。

而声讯台则不同,是直接给了你靶子,只要你打,随时都在,你想聊什么都可以,要什么话题有什么话题,没有上限,没有下限,我问拉登,她们会不会一天到晚哼哼搞的回家没有食欲了?

拉登说,不会的,她们都当职业了,一手拿着煎饼,一边哎呦哎呦的,对方就觉得你真投入,其实根本没入戏,只是个配音演员而已。

这么20来个人的声讯台,一个月差不多能赚3万块钱,实际收入是远高于3万元的,但是要打点的关系太多,毕竟男人还有个问题,就是提上裤子就后悔,那么就打电话举报之类的。

这是一个产业链,广告是在哪推广的?

报纸上。

所以,拉登跟报纸关系也很铁,那时报社里有些人已经有赚钱意识了,承包一整版,自己运营广告,全是黑五类,什么扑克作弊、声讯台、征婚交友。

报社自己也是睁一个眼闭一个眼。

后来,通过拉登,我认识了报社做承包运营那哥们,那哥们长的像哈萨克斯坦人,鹰钩鼻,有辆好车,宝来1.8,是职业编辑出身,超级好色,关键是帅气,符合女人对男人的一切向往,有才华,有好车,又像老外。

宝来跟拉登合作久了以后,宝来在济南也拉了这么一支声讯台的队伍,自己给自己投放广告,实际上,广告成本才是大头,宝来也赚了不少,但是后来貌似也出过事,就是拉登他们都转行后,宝来依然恋战,反正被罚过款,具体罚了多少,不知道,这些年也很少来往了,只是很流行途锐的那几年,他买了辆途锐,不是靠声讯台赚的,而是靠医疗广告,那时医疗广告还没有大面积出现在正规报纸上,特别是一些黑五类的,例如过去贴在电线杆上的,因为他是承包制,又给划成了豆腐块,所以很多黑五类就找到了他,特别是做尖锐湿疣的,最初他是收广告费,后来他发现这个生意特别好,就自己设了一个电话,然后卖客户给这些野医生,收提成,一个客户提成100多块钱,这个赚钱厉害。

有那么多人有治疗需求吗?

记得我前几年写过一篇文章不?那时我每天爬楼100层,就是爬我们的办公楼,28层,有一层,每天都有一大批盒子扔在楼道的垃圾桶处,崭新崭新的,出于好奇,我拣起来看了看,就是治疗这玩意的,联想到宝来,我就推断出,这就是一个移动诊所,可能是外地人过来投放广告的,不知道是投放在了电线杆上还是电台上还是报纸上,肯定覆盖面很广,否则不会一天有上百单,干一段时间,他就会去下一个城市……

继续说拉登。

在莱芜,拉登每天都想着带我出去玩,去雪野湖,去爬那个什么山,还在山上吃炒鸡,他跟那个炒鸡店的老板娘关系很好,我看还去摸人家的腚了,有说有笑的,莱芜炒鸡还是有些家庭做法,没有临沂炒鸡这么多酱油,肉炒出来是肉色,不是酱油色,也蛮好吃的。

带我去过最有意思的一站,是煤矿。

附近有煤矿。(花酒盛行的根源就是大货车多、矿工多)

煤矿有洗浴中心,很豪华,很大,属于矿上副产,那时很多东西都不如今天这么规范,从换衣服开始,全程都有人服务,从更衣室到浴池间有个过道,一推门,接着两个彪形大汉就把我架起来了,齐声喊:老板,小心脚下。

那时我才100斤左右。

几乎是被俩人架的悬空了,被他们送进了池子里。

整个浴池里,所有服务人员,全是这一类,搓澡的也是彪形大汉,还有纹身,但是说话很温柔,你一颤抖,他马上就问:是不是手重了?对不起,对不起。

室与室之间,全是封闭门。

那种防盗的。

从更衣室到浴池是封闭门,从浴池到天上人间又是一个封闭门,从我们结拜后,拉登就不跟过去似的总是劝我下水了,反而时刻保护我,跟我讲,别沾上这些恶习,洗个澡,搓个背,找人捏捏脚就行了,那些东西没意思。

所以,也没带我去体验。

只是告诉我,跟古代皇帝一个待遇。

从浴池到休息大厅,也是封闭门,都有专业保安把守,到了休息区,拉登跟我讲,你知道那些服务的彪形大汉是什么人不?

他说了,我很是后怕。

但是,总觉得又不像,他们太温柔了,仿佛是邻家大哥哥,服务的太体贴了,例如你从池里一起身,拖鞋马上就摆好了,浴巾张开等你。

关于拉登,就写这么多,说起来也好几年没见面了,上次见面是因为家里白事,握了握手,说了几句,举行了仪式我就走了,这些年他在淄博做安保公司,主要是跟高校合作,数了一圈省内的大学,都是用的他们的保安,省外也有,例如内蒙古、甘肃……

还不错。

步入正轨了,嫂子也还是原来的嫂子。

说了一句让我小感动的话:从认识你,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出息!

但愿吧!

感觉人也老了,毕竟一晃,我说的这些都是20年前的事了,如今老实的很,也健身,比过去瘦多了,只是秃了。

我总想起我们认识的起因,是因为有人要找他打我……

哈哈!

去年,我哥接了个监狱单,我之前写过这个事,就是有个低层建筑物出现了轻度倾斜,我哥不是有专利技术就是治倾斜嘛,需要先诊断原因,就是为什么会倾斜?最初推测是因为监狱旁边是石头塘,就是开采石头的地方,导致了地基变化,后来经过测量发现不是这个问题,然后研究最初的设计图纸,发现问题是楼前多了一个鱼塘,鱼塘是后挖的,没有做严格的防水,导致了长期渗透,为什么会挖鱼塘?也是风水先生给看的,鱼塘两个解决方案,要么直接填上,要么重新做防水,至于倾斜有倾斜的治理办法,需要矫正以后重新填地基。

我要讲的不是这些。

而是我们这边工人回来给我讲故事。

当时需要一些杂工,那边就帮着找了一些,工人跟我讲,接触的每个人都特别好,很善良,很客气,干活也认真,不偷懒,我家工人就觉得,是不是抓错人了?这么好的人咋给关起来了?

但是,当事后他问管教,A犯了什么事?B犯了什么事?

又让他觉得很是分裂。

不是贩毒就是故意伤害,刑期动辄就是十年起。

之前,我认识一个女读者,她三代都在监狱工作,爷爷在,爸妈在,她也在,她跟我讲,也就是现在管的严了,过去她家的卫生都是犯人上门给打扫,逢年过节的时候,需要炒菜,找干过厨师的来,平时有什么体力活,随便找个就来干了。

我问,不会跑吗?

她说,要会选,想跑的时刻都想跑,不想跑的,你就是把门打开,他也不敢跑。

那时,她跟我讲,到了她父母那一代人的时候,会特殊照顾一些家庭背景好的,例如给开小灶,去给买菜买肉,单独炒给他吃,甚至一些时候允许他打电话,关系再好一点的,可以一起下下棋打打麻将。

这些,都是过去式了。

我去参观过她现在工作的监狱,除了一线管教外,其他工作人员也很难接触到犯人,犯人为什么被管的那么服帖?因为是个森严的体系,有次她路过,有犯人朝她吹口哨,她自己觉得无所谓,马上就有人去收拾他,而且是自己人收拾自己人。

听这些人讲故事,会不会觉得他们很无辜?

是的。

觉得每个人都应该释放。

但是,你听另外一面呢?

又觉得,恨不得千刀万剐。

最初,我刚认识小律师时,去旁听了几场案子,我都觉得法官真是葫芦僧,明明没罪,你在那装傻。

参加的庭审多了,我就理解了小律师说的那句话:那咋没抓别人?

无辜都是装的。

是A面与B面的问题。

这个事最大的启发是什么?

不要在网上轻易的去当法官,例如A在网上声称自己被老公家暴了,然后大家一起去帮她出气,真相离这些单面说辞很远很远。

包括“我爸是李刚”,当事人都未必真说过。

谣言会顺着什么方向发展?

弱势群体是受害者的方向,例如一群人为什么突然围攻豪车司机,是他说自己不差钱,撞死一个骑电动车的穷鬼无所谓。

他真的会说这句话吗?

不会。

即便说,也是话逼话逼出来的,大家接着断章取义,为什么大家会信这些?因为我们老百姓觉得,你比我们有钱,你肯定为富不仁,这样的话你肯定能说出来,你能说出来,我们就能把你的保时捷给掀了。

弱者最擅长的就是扮演受害者。

你凭什么欺负我们?你凭什么瞧不起我们?老百姓最喜欢用一个什么词赞美一个人?

平易近人。

你知道他为什么平易近人吗?

是他的保护色,知道这群人自己惹不起,那不如反过来,装的自己是同类人,一边紧紧的握手一边恶心:妈的,不知道他多少天没洗手了,也许擦屁股纸还抠破过……

高LEVEL一定是朝下鄙视的。

否则,那才是反人性。

不同LEVEL是没有共同语言的,前段时间我在群里分享了几段话,下面很多人觉得有共鸣,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:你优秀了或者你朋友优秀了,你们就不再是朋友了,看彼此都是SB,要么你觉得他不配,要么他觉得你不配。

再分享在这里:不要跟任何人分享你的成功,因为没有人真的希望你能过得好,尤其是原来跟你一个圈层的人。/你辛辛苦苦的做一个项目,日积月累,去把它做起来,不是为了跟原来的圈子炫耀的。是为了让你变的更优秀,接触更多的牛人,学习到更多的经验知识,看到更多的风景的。/原来圈层的人没有完成过这样从零到一的蜕变,他不理解,只会觉得你不配,觉得你装B,可能背后还会害你,diss你的选择。所以一个白手起家的人,往往也是不会有长久朋友的,除非这个人跟他的节奏完全一样,不然他会不断的换圈子,换朋友,最后独自一个人消化自己的收获。/想要路走的更顺一些,一定要学会把控自己的言行,还有方向。

包括我这一路磕头来的结拜兄弟,大部分也都不再联系了,跟拉登偶尔还有联系,与他本身一直在做事也有关,好色归好色,至少一直在实干,在想钱。

人在什么年龄段变化最大?

就是20岁到30岁。

蜕变了就蜕变了,没蜕变,基本到了30岁,也就尘埃落定了,在过去,信息不发达的时代,的确有不少大器晚成的,在今天,这个概率太小了,在这十年的时间你没有腾飞,未来腾飞的概率也太小了。

那天,有个朋友写了篇文章让我看看有什么问题不?

她在文章里就写了这么一个人物,干什么赔什么,突然有一天,平地青云了,我就跟她讲,这个不符合逻辑,文学创作者往往喜欢这么写,喜欢用“蜕变”。

在现实生活中,蜕变是极少的。

不排除有。

但是,不属于常规操作,这就如同写一个学生,平时成绩都很差,到了高三突然发愤图强,考入了清华大学。

包括我觉察自己,现在马上40岁了,这些年有进步没?

也有。

但是主要是自我修行方面有进步了,你要是说事业方面?

没有大的进步,跟30来岁没区别。

昨天有个读者找我做广告,她代理了一个什么点读笔,要赞助我五千元给她发个广告,我明确告诉她,赚不回去。

她说,你不是说了嘛,网红是拿来使用的。

我说,打铁还需自身硬,你不够硬,我给你的,你接不住,起反作用。

最关键的是,我不愿意赚她的钱。

为什么?

她跟我一样,是单位的临时工,一个月2000元左右,那么你掂量一下,这5千元在她心中有多重?期望值有多高?

一定是白搭的,不做这个广告,偶尔见面还能说句话。

真做了这个广告,她逢人就能说一句:懂懂就是个垃圾,就是个骗子,给了他五千元,一共加了千多个人,一个买点读笔的都没有,全是TMD想勾引我上床的,跟懂懂一个德性,真是什么作者对应什么读者。

前几天,我做饭,有俩朋友来吃,俩人都是历史爱好者,因为宋朝制度好还是唐朝制度好,俩人吵起来了。

我就给调解,讲了我带队去埃及的故事,在埃及什么中国产品最畅销?

情趣内衣。

经常遇到一个男人领几个媳妇去选衣服。

他们把这个看的特别重。

包括临结婚了,一家人去帮新娘选,有的男的带着自己的妈妈去选。

你知道当地女人是什么装扮吗?

全是一身黑纱,只露俩眼。

我第一次知道这类女人也讲究穿着是在迪拜,迪拜土豪通常带着四五个媳妇去逛奢侈品店,他们的内衣、鞋子、包包,全是奢侈品,包括香水。

我就跟我当时的队友们讲,走了这么多国家,感触最深的一点是什么?

没有绝对完美或正确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。

一切都有时间、区域的适应性。

在迪拜,你有四个老婆是允许的,在国内允许吗?

在古代,你有小老婆是允许的。

在今天,允许吗?

一切都在变……

所以,宋朝好还是唐朝好?

应该这么看待,一个制度好不好,要看区域性、时效性,这个区域、这个时期可能是好的,下个时期可能就是坏的,没有绝对的正确和错误,若是非要下条结论,我认为就是一句话:在足够长的时间轴上,最后都是糟糕的制度。

这些文人真无聊,不为赚钱着急,讨论的全是鸡毛蒜皮,风花雪月。

没意思。

那天,我哥的表弟小袁找我,还是养猪场的事,他说看我们村有块地不错,向我打听个人,问是否值得合作?

我问,你咋不问咱哥?

他说,他嫌我不务正业。

我说,从亲戚角度,我跟你讲个合作原则,不要跟大于30岁了,还依然没有成果的人合作,要么说明他运气的确差,要么说明他有性格缺陷,这就是我的答案,要跟运气好的人合作,要跟有成果的人合作,不要把钱交给没有成果只是畅想未来的人,你可能被骗10万次才能遇到一个马云,另外,即便是马云年轻时也不是等闲之辈,能当学生会主席、能留校,能是普通人吗?这些企业家里,你仔细梳理一下,很多都是学生会主席出身,例如郭广昌、李国庆。

他说,那我有数了。

就跟买股票是一回事,有1块钱的,有100块钱的,大家都喜欢买1块钱的,因为都怎么幻想?若是涨到10块钱,就是翻了10倍。

而实际上呢?

100块钱的成了1000块钱,而1块钱的,退市了。

只有优秀的人,才值得我们合作、追随!

教程

美团圈圈怎么赚钱(赚取佣金)

2020-11-26 17:35:13

教程

政务短视频,从抖音走向视频号的必然性分析

2020-11-26 23:47:59

⚠️
水源智库上的部份代码,资源及教程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版权归作者所有。所有项目皆为分享思路,仅供参考!
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站长 QQ: 或 点击客服私信反馈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